伦敦 伦敦00:00:00 纽约 纽约00:00:00 东京 东京00:00:00 北京 北京00:00:00

400-668-6666

地洞

当前位置:新天地彩票登入 > 地洞 >
地洞

在这个振幅中发出独特的文学声音

  村庄变成了楼房,农民的心灵该如何安放?一部管窥城市化进程的短篇小说《七层宝塔》,为江苏作家朱辉赢得了“鲁奖”。朱辉透露,目前自己正在筹备一部长篇小说:“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程堪称波澜壮阔的史诗,要处理这样体量的庞大现实,长篇显然比短篇拥有更丰沛的吞吐能力。这部长篇已经构思完成,它将仍然充满世情小说的尘俗气息——小说就应该是‘俗’的。如果借用物理学上波粒二象性的概念,时代是波,我们是粒子,波和粒子就是人世,我依旧渴望通过‘粒子’的命运来触摸人世。长篇小说,应该具备这样的野心。”

  今日之现实,明日之文学。作为时代的精神镜像,江苏文学积极回应有关当下和历史的重大命题,使文学得以负载这个时代最丰富饱满的信息和元气。这在参加此次论坛的作家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。

  从早期描摹乡土人情到关注“人性暗疾”的城市书写,再到长篇小说《奔月》记录急剧变化时代中都市人的精神状态,作为“70后”代表作家,鲁敏坦言自己已经到了应当写出更好作品的时候:“不断变化的外部世界与不断成长的内心自我,两者之间会产生化学反应,会沸腾,会沉淀,而文学就是要找到外部现实与内心世界的最大共振,在这个振幅中发出独特的文学声音。”

  以作家跳舞和雨魔为代表的“网络文学苏军”成为此次论坛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担任论坛学术顾问的吴俊介绍,回顾七十年来江苏文学取得的成就,网络文学堪称其中最具活力的板块,而该论坛将网络文学放在“新中国七十年”的视野下进行审视,这在全国尚属首次。

  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吴俊认为,江苏文学不仅名家辈出,而且大部分作家都保持着旺盛的创作活力,赵本夫、周梅森、范小青、储福金、黄蓓佳、叶兆言等作家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之交一直到现在,都保持了“文学的现在进行时态”,仍是实力雄厚的一线作家。稍后的如苏童、韩东、毕飞宇、叶弥、鲁敏、朱辉、朱文颖等,已经跻身为中国当代文学的中坚作家。根据赵本夫、毕飞宇、苏童、周梅森、叶弥等作家的作品改编的影视剧影响巨大,使江苏文学产生了跨域的影响。“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”吴俊说,“叶兆言一家四代矢志文学,从叶圣陶、叶至诚到叶兆言、叶子,成为当代文学史上唯一一个见证并参与百年文学流变的文学世家。”

  你会用怎样的词汇形容你心目中的江苏文学?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吴俊说,江苏是“中国文学的王者之地”;《钟山》副主编何同彬说,江苏文学的天空“星汉灿烂”;苏童则引用海明威的著名短篇《白象似的群山》来描述江苏文学:“她像大象一样,步伐并不快,但每一步都走得稳健、扎实,最终构成了巍峨绵延的群山。”

  如何客观认识网络文学对当代文学的独特价值?论坛上,吴俊向作家跳舞抛出了一个颇具挑战意味的问题:你怎样看待“大部分网络文学是垃圾”这样的说法?

  在刚刚落幕的2019南京书展上,由南京市作家协会主办、可一书店承办的“江苏作家与新中国七十年文学”主题论坛吸引了无数目光,叶兆言、苏童、毕飞宇、鲁敏、叶弥、朱辉、吴俊、张王飞、何平、何同彬、跳舞、雨魔等十二位江苏文学大咖集体亮相。细数江苏文学与新中国一同成长的点滴,回眸江苏作家与时代之间的回应与互动,站在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的历史节点上,这场论坛是“成果检阅”,也是审视、思索之后的“再出发”。

  凭《香炉山》荣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,小说《天鹅绒》被姜文改编为电影《太阳照常升起》,刚于去年年底推出长篇小说《风流图卷》的苏州作家叶弥,对自己一路走来的创作历程进行了回顾与审视:“其实自己刚开始创作时更多追求灵感和有趣,直到2008年我搬到太湖边生活,在远离喧嚣的环境中反思自己的创作道路,我才发现,小说如果只追求有趣,那么有趣也成了无趣。于是在写作、修改《风流图卷》的过程中,我开始在更大的社会历史背景中看待我们目前遭遇的精神疑难。在这部作品中,我塑造了几位始终恪守信仰、追求爱与自由的人物形象,通过他们追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9-08-17 15:45 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http://lagendrie.com/didong/891.html